山西路橋集團駐七圖村工作隊有機蘿卜種植紀實

發布日期:2019/1/31 9:43:32 瀏覽: 次

七圖村是一個三面環山閉塞的小山村,傳統的農耕文化已深深的扎根在當地百姓的內心深處。農作物主要以玉米、谷子、高粱等傳統作物為主,一畝地辛苦一年,到頭的收入只有不足200元,遇到天災可能連種子都收不回來,靠天吃飯在他們心里早已是天經地義,氣候寒冷一年只能耕作一季早已成為慣例。

面對這種情形,七圖村第一書記王飛,這個來自山西路橋集團對種地一竅不通的門外漢開始上網查資料、跑農科院、跑農產品市場,決心要改變這種一成不變的農耕模式,要讓七圖的村民增加收入。

耕地是老百姓的 “命根子”,誰要是想動“地”的主意,老百姓肯定是不會同意的,可是王飛到村的時候,能耕作的土地都已經種上了玉米等大眾作物,好的耕地沒有了,王飛就盯上了村里的西瓜地,因為西瓜成熟的比較早,地里剛剛收獲完正好閑置,可是和村民多次協商,最終未能達成共識。正當王飛一籌莫展的時候,一天早晨在地里晨練的他盯上了村里的荒地(每天早晨去地里晨練是王飛駐村以來的習慣)。去過農村的人都知道,每個農村的土地面積和實際耕地面積是不一樣的,而且是相差很大,有好多都是荒地、林地,是可以開發利用的有效資源,于是村里的荒地就成了王飛手里最大的資源。

圖片1.png

“地”的問題解決了,可是種什么呢?王飛又開始入戶走訪,又開始跑調研,通過大量的走訪調研,王飛了解到蘿卜的生長習性比較適合七圖的氣候,不僅生長期短,而且對管理的要求簡單,正好適合村里老人耕種,最關鍵的一點是蘿卜的產量驚人,這不正是七圖百姓想要的優良品種么?

“地”有了,種植的蘿卜也確定了,說干就干。王飛找到了村兩委,將自己的思路和兩委一說一拍即合,于是他們開始找機械“開荒”,就像當年陳永貴帶領當地百姓造梯田時的情形一樣,只不過當年的人力作業改為了機械作業,在村兩委的大力協作下,村集體共開荒3塊,合計8畝。

雖然,七圖的百姓也種植蘿卜,可這次他們種植的不是普通的蘿卜,而是不打農藥、天然無公害的有機蘿卜,蘿卜生長的養分主要依靠荒地雜草打碎深翻入土后轉化的有機肥料,在有機蘿卜的種植過程中得到了廣大村民的大力支持,從最開始的3個人,一直發展到了十多個人,最后到了蘿卜收獲的時候,全村一半以上的大爺、大娘都參與了進來,共同見證這一豐收的景象。足足7車的蘿卜整整齊齊的堆在了村里新建的健身廣場當中。

圖片2.png

有機蘿卜喜獲豐收,于是王飛又開始聯系拉運車輛,聯系銷售場地、銷售渠道,在路橋集團的大力支持下,一車車滿載著七圖村民希望的有機蘿卜開始拉往太原,在單位附近的農貿市場開始銷售。由于村民種植的有機蘿卜天然、無公害、口感一流,“圖”特產得到了廣大市民的一致認可,通過口口相傳,蘿卜很快被銷售一空。

通過有機蘿卜的種植,不僅讓村民看到了種植的希望,更重要的是,讓百姓認識到蘿卜的種植正好可以在西瓜的收獲之后進行,通過天然、無公害的種植,良好的品質是人民所認可的,從此七圖村民找到了一條一年收獲兩季作物的路徑,每畝耕地的經濟收入成功實現了翻番。

圖片3.png

在城市上班的人60歲是退休的年齡,可是在農村,尤其是在貧困村,60歲是正當年,70歲、80歲在田間耕作的人大有人在,耕地種田永遠沒有退休。在有機蘿卜的種植過程中,王飛將村里能下地耕作的勞動力都吸納了進來,通過合作社的形式,將分散的勞動力集中起來,將平時閑聊的時間利用起來,在家門口為貧困戶創造了就業的機會,讓祖祖輩輩以耕地為生的老百姓也嘗到了城里人上班的滋味,喇叭一響,上地干活,哨聲一響,回家吃飯。雖然,耕作的時間只有短短的一些時日,可這在村民心中那種優越感在不經意間表露了出來。

有機蘿卜銷售完后,王飛和村兩委組織了隆重的收益分配大會。會上,當場發放了村民種植有機蘿卜的勞務工資,少的幾十,多的幾佰,上千,每一位拿到報酬的村民都露出了燦爛的笑容。年近75歲的大娘拿著400元的現金激動的說:“感謝黨、感謝政府,我活了75歲了,第一次領到了人生第一筆“工資”,我也趕上好時代了”。